文/辰安

 

「女人女人,快把冰箱、電視機藏起來!人類學家又來了!」這是老容分享的一個關於文化轉譯的笑話。

 

又一個笑話。人類學者問:「酋長酋長,為什麼每次我問到關鍵問題你就跑到房間裡?」酋長說:「我要去看看之前人類學者怎麼說。

 

人類學研究常被視為一種文化轉譯的行為。但他們有可能不自覺地將本身文化投射、影響甚至是污染了當地文化。

 

我曾聽羅紅光教授舉了個例子。他說他在陜北田野調查,發現窯洞都是沒有門的,他很好奇當地居民如何區分房子的內外?但這個問題不能問,若直接問反倒「污染」當地居民。因為他們說不定本來沒有「房子如何分內外的這個疑問」,被外人這麼一問,反而納悶,說不定還想法子來學習外人分房內、房外。後來,羅教授選擇了參與觀察,透過種種跡象找尋答案,再以外人或說是學者的觀點給這個提問一些「解釋」、「翻譯」,以此與異文化對話。

 

回顧「文化轉譯」這個概念乃楊弘任引用法國科技社會學家Bruno Latour的「轉譯」一詞,Latour 原用以處理科學知識如何有效介入常民社會的過程所發展出來的概念,其關鍵那在於「以自己的語言說出對方的興趣」,其所舉例是科學實驗室的學者以關於細菌的作用狀態來轉譯農民所關心炭疽病牛隻正在發生的病情,透過不斷調整科學知識的再現形式,並以媒體與公共輿論引起常民的注意力,科學知識才逐漸成為常民認可的優勢知識(楊弘任 2007:51-52)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way

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