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友喵喵問,玩電動可以 reset,死亡也是人生的 reset 吧?

我認為某些層面或許是,但也不盡然完全是;因為我們其實是一直帶著累世的傷痕與記憶,重新熔鑄在每一世的生命中。 

診所裡許多稚嫩清新的小朋友,三歲以後,先前的業習慢慢浮上,雖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這些秘藏的基因密碼,多少還是繫諸業習相吸、物以類聚的原理,然則其中還是可以嗅出屬於個人的、極獨特的氣質。有些小孩,一看就知以後可能不會是什麼好相與的腳色,卻惟有癡傻的父母,仍一心投射自我的幻影,殷殷寄予厚望。

生死洪流中,我們頭出頭沒,已不知幾千萬億年的光景,轉換身體(死亡),在儒家文化下,卻始終是晦莫如深的議題。業習慣性每每固著在熟悉的領域,執取、害怕,不敢輕易探觸陌生事物;死亡,於是像暗夜的魅影,始終緊緊攫取大家駭異的目光。

我常想,自己每次出個遠門(只要離開台北市),那怕只過一夜,都要打點整齊,甭提出國或搬家,絕對需要更多時間準備。然而面對死亡,這等靈魂搬家的生死大事,卻如此愚騃與草率,實在不符比例原則。(2/May/2012)


文章來源:小迷糊的家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way

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