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貴婦奈奈

若是遇到不公不義、粗魯失禮……我會感到不可思議,還不至於生氣(除非身邊有人不孝,我會想揍他,這可以例外嗎)。不公不義還有法律和行動可爭取,遇到粗魯失禮便保持距離,反正與他們交集就這麼一次,他們卻得和自己的壞脾氣相處一生。

面對一些不舒服、不開心、小糾結,我不會皺眉、壓眼(頂多不敢置信的睜大眼),嘴角還是保持上揚,畢竟我總是在大笑,只微笑而不大笑已經很反常。

要我發飆罵人或找人吵架很難,理由是:發。飆。超。醜。

我有一百個不發飆的理由。

我不想看見自己瞪到眼白炸開,鼻孔抽蓄,嘴形扭曲,更不能接受酒瘋般的嘶吼,好醜,我的聲音要保護好來唱歌,不是用來罵人的。

面對情緒上的壓力,我會很快進入問題解決模式,「想盡各種辦法讓情況好轉」會讓我心情變好,這是能力的證明,也是我處理情緒的方法。

我會想:當下可以改變什麼?(改變氣氛或改變心情)我該負什麼責任?(道歉、彌補、解釋)是否能保證以後不再犯?

事情發生就無法重來,越早從懊惱中走出來就可以越快終結負面情緒。

這是一個大人的責任,也是一個大人的優雅。

優雅就是經歷過一些人生,越來越能淡定的接受任何發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way

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